24小时客服热线:400 888 9966

您当前位置:旅程天下网 > 旅游攻略 > 酒店须知 >

民宿未来还有哪些潜在变化和发展机遇?

旅程天下 发表于:2018-10-12 09:55

【环球旅讯】民宿投资的逻辑是一个老话题,最开始我们或许并不认为民宿在中国能发展起来,但随后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在晒民宿的产品,有些是老板娘、老板,有些是专业的投资人,后来发现过了一两年他们又不做这个事情了,民宿在这两年经历了跌宕起伏,在未来会有什么潜在的变化或者大的机遇?规模化、产业化是不是民宿行业未来主要的一个方向?平台方向还有机会吗?

10月10日,在2018世界文化旅游大会峰会上,途家CFO兼蚂蚁短租CEO王枫、有家民宿文旅研究院院长全曼午、逍遥资本合伙人钟再佑就“民宿发展趋势预测与投资策略分析”话题进行探讨,该环节由环球旅讯首席商务官王京主持。


由左至右:全曼午、钟再佑、王枫

以下为座谈实录:

主持人王京:国庆我做了一点小功课,我在9月29日、30日,选了具有代表性的中国民宿目的地,其中有一个是价格相对最高的——莫干山。过去两三年,我一直在国庆期间观察它的库存,今年我发现它29日、30日当天的房间还有很多在等着卖出去,而且价格没有往年贵,莫干山几个老板朋友告诉我说今年确实没有往年好卖了,往年在前一个星期就订满了,而现在还有一些房间估计卖不出去了。

从三位的观察,民宿这几年从默默无闻到火爆,大家也有争议、讨论和亲自尝试,目前民宿到底怎么样?

全曼午:其实我觉得民宿这个行业还不算很火爆,充其量在部分景区比较火爆。比如在西安,民宿的总量其实挺少,不管是在途家还是在携程等OTA上找,西安真不多。


有家民宿文旅研究院院长全曼午

此外,在局部地区,莫干山是在中国不太能复制的一个区域,像这样一个地方,当它火就火,不火就不火,因为它不是持续性景区,比如三亚、青岛已经是经过长时间的培养和成长的市场,所以我认为民宿在大部分情况下确实不应该那么贵,而且还不够火。

王京:很犀利的观点。钟总怎么看?

钟再佑:民宿我们也投了一些,包括我们之前投了宛若故里,从投资角度来看,我们非常关注每一个民宿本身的盈利情况。从这个角度来说,民宿的盈利情况其实跟酒店是完全没法比的,它的投资回报周期长。


逍遥资本合伙人钟再佑

为什么民宿前几年突然就火爆起来了?我个人认为它有两个悖论。大部分做民宿的人都是些文化人、设计师或者媒体人,他们对产品感兴趣就去投资。但是他们没有考量投入跟产出之间的关系,所以他们实际上投入蛮大的,最后经营下来发现,在火的时候可以获得比较高的出租率,但稍微冷一点或者市场供应量已经越来越大的时候,回报率就越来越低。

另外一个角度,这个过程当中还蛮多人觉得民宿火了,我以赚钱为目的做很多民宿,把民宿做成精品酒店,大部分做的算是精品酒店。

王京:宛如故里算吗?

钟再佑:目前不算。又想打情怀,又想赚钱,整个市场会变得非常乱,所以这几年在很火的地方有降温趋势,特别是丽江,劣币驱逐良币情况非常明显,比如像广州旅游发达的城市都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民宿既火也不火。

王枫:我一部分同意。有一部分网红民宿是在聚光灯下的,经营自带流量,或者跟自媒体朋友关系比较好,有人在推,还有它坐落的地方比较有特色。种种因素造就了一批比较火爆的网红民宿,也让大家觉得这个行业是非常火爆,是非常吸引人眼球投资的一个行业。


途家CFO兼蚂蚁短租CEO王枫

实际上从平台的角度,我们认为,绝大多数房屋还是相对售价比较低的。相对装修的档次没有那么的好或没有那么有文化、有特色比较普通的民居,更多的是为满足大家出游的需求。有头部网红民宿吸引了足够多的注意力,也可能卖到足够火爆的价钱,绝大部分房源是比较普通、寻常,卖的价格也比较低一点。

王京:从途家数据来看,民宿生命周期有多久?

王枫:其实真的蛮快的,我看总体房间数每个月都在增长,但实际上每个月下线的也是蛮多的。

王京:下线原因?

王枫:各种原因都有,北京比较特殊,比如开会的时候有些区域可能会临时下线一段时间,这是出于安保、防控防爆等需要。还有一些房屋位置本身不太适合做民宿,从消费者和旅游者的角度来说希望民宿便于出行,如果你很偏僻,又没有特色的房子真的不适合做民宿,他拿上来做一段时间发现回报率比较低,也比较辛苦就下线了。

王京:如果说民宿的黄金投资期已经过去了,你们从多大程度上认同这个观点,程度从0-10,0是根本还没过去,10是完全过去了,你打到几分?

全曼午:1。

王京:很坚决,为什么?

全曼午:西安是1千多万人口,是中国最大的旅游城市,居然有趣的民宿这么少。

王京:因为西安酒店也非常多,价格也不贵,我看民宿100元是主流,那在西安还是在汉中等等城市都是这样?

全曼午:都是这样,以前大家愿意讲情怀,但现在会回归本质。做生意嘛,有一些特色,本地风格,我觉得这就是非常值得投资的。

王京:钟总,0-10你怎么打?

钟再佑:我觉得差不多吧。刚才王枫总也给了一些数据,在国内有很多民宿,其实是属于比较低端的,一百元或者几十元的都有,更多的我们可以把它认为是农家乐。但是如果像大哥(全曼午)刚才说的,这些人群通过某种方法能够有些途径或方法,把自身经营水平、经营意识或对文化的意识植入到它哪怕很小的民宿里去,也能够在整体上提升这个行业的水平,这样的话,做民宿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好,因为这个需求确实是存在的,而且没有被满足。

为什么民宿最初是在丽江等城市,因为丽江本身就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他们当地居民原本住的房子就是那样,它的文化内容保存得也比较好,所以导致丽江民宿火了起来。

王京:王总有补充吗,你打几分?

王枫:我也打1分,跟着大哥走。从平台角度来讲,供应方是非常分散的市场,目前真正成规模的民宿供应非常少,这对平台来讲,相当于要跟很多而且是没有经验的民宿主打交道,需要教育他们,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非常希望有越来越多的民宿主是有组织、有投资背景的,或者像有家民宿这样,或者是政府出面组织的民宿协会。

另外一个也是看到很多有特色的民宿资源,现在并没有能够整体地一起推广,比如像延安的红色旅游的特点,像商洛秦岭风光的特点,如果我们能够更聚合一些有特色的民宿,整体推广难度也不会太大。

王京:我们换下一个问题,华住创始人在我们2018环球旅讯峰会上说他沿着花间堂走了一圈,在思考它怎样和华住融合、转型和提升。从行业来看,是不是因为民宿投资回报率太低,以及大的资本一旦进来会用他的思路比如放弃原来的方向、情怀、或者非标准等。规模化、产业化是不是民宿行业未来主要的一个方向?

全曼午:我感觉机构投资就像大机构的资金投入,这是原来我们看到的一个方向,但是我更愿意看到两种投资,就是多种投资的融合。

为什么民宿能够蓬勃发展,因为它去资本化,每个人都有机会投资一个民宿。就像以前我们做酒店投资时,一个老板投100间房,现在每个人投一间,其实效果是一样的,而且现在参与的人可以更多。

在接下来的方向我更愿意看到机构投资引领民间个人投资,做一个融合。这个可能就是既能够激发更广大的个人理财需求,同时也能满足大的品牌对品质上管理的连锁化或者品质管理的需求,我觉得这是一个融合的过程,这是我愿意看到的一个成果。

就像途家也在参与到若干的民宿项目管理投资,我觉得它也不会单纯自己一家来投,一定是多方位的,从政府到地方机构,甚至到地方个人,但这需要管理,需要更系统的生态让它共同进步。

钟再佑:华住收购花间堂这个事,我有一个判断,大的酒店集团可能不会做非常小的布局,花间堂按照原来的路径走对华住来讲没有太大意义。传言它可能会进入城市,有可能会把景区都转出去或者不做了,它将来有可能不是民宿了,不是原来的花间堂,它有可能会带点文化调性从事精品酒店。但是我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能顺利走下去。因为这个方向的规模化比较困难,能做40、50家店估计就差不多了。

酒店跟民宿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对于投资人机构来说,我们希望看到的是这些创业项目够轻快,因为资本有成本在里面。天然导致资本进入民宿的投资需要又轻又快,特别是资产的这种投资是不可能的,基本上不可能或者极少数人会有兴趣进入资产的投资。

它的规模化有可能得从民宿产业链的其它环节做切入点,比如逍遥资本投了青芒果,很多民宿业主他们对OTA也不了解,对OTA规则,甚至OTA他们也不了解。

王枫:王京总刚才提到非标产品的标准化运营,非标产品即民宿,相对于酒店来讲,因为民宿的特色和差异,属非标准化的产品,我们针对非标准化产品希望提供标准化运营,这个标准化运营就涉及到保洁、引导以及安全措施等等,这些是可复制的,可复制的是标准化的服务与运营。

非标准化这一块,当地区域特色的装修和环境是可以保留下来的,因为预订高端或相对高端民宿的客人,他们更追求不同于酒店的入住体验,包括环境、房屋内部设施、与自然的结合,以及社交等等,这些是可以复制的,只要你在设计上足够用心,我想从这个角度来说,资本还是有机会的。

王京:有意思,大家都有不同的观点,民宿的监管也对其发展带来影响,举个例子,你在香港通过Airbnb订民宿,有可能警察要来敲门了。有些监管的办法也出来了,比如有的地方要求民宿提供无犯罪证明。大家觉得监管和法规对民宿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

全曼午:就如我几年前第一次听到快的和滴滴的时候,有投资人问我怎么看,我说这是违法的,肯定做不成,当然最后证明我是错的,因为行业要去进步、创新,必然在一些规则上选择突破,我觉得民宿也一样。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有一个很好的地方,就是允许大家先去做一些发展,然后再来把它管起来。目前民宿、客栈等跟整个住宿业的界线会越来越模糊,这个模糊也使得大家找到新的办法来把它进行有效管理,而不是抑制它。在中国还有一些弹性,可以让大家去改进和去做更有效的发展。

王京:所以相对还是比较乐观的,钟总认为呢?

钟再佑:对于监管,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来说,我们还是非常希望在每一个地方,政府都有非常明确的监管文件,所有我们投的都是合法合规的。从资本的角度来说,是非常欢迎监管的,从行业角度来说也是,监管非常有必要,这里就要看监管的尺度。每个地方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来做规范,这样才能推动这个行业的进步。

王京:新加坡、香港、东京监管起来相对难度要小一些,本身社区法治比较完善,各方面比较成熟,但在国内,民宿的监管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在实际上监管落地和细化上真能做到吗?

王枫:其实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行业或者说最近这些年中国互联网经济走在政府监管前面,其实是经济在前面、业务在前面,带来了很多之前监管没有预见的问题,然后慢慢地从政府的各个部门的层面,我们必须思考如何在不影响业务或者少影响业务的情况下,做到满足政府的监管需求,这个是我们作为OTA平台一直在看的事情。

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因为各个地方的经济发展不同,它面临的周边环境也不一样,所以不同的省、市,或同一个市不同的区,对于民宿监管的诉求也是不同的。所以我们平台也在积极跟配合各个地方政府,与他们沟通,去看我们如何来满足不同地方的监管要求,我们也是积极把我们在其他地方获得的经验和感想与不同的地方政府分享,这样我们才能够更好地推动这个事情。

王京:Airbnb最开始跟当地一些管理部门、酒店行业协会都是比较针锋相对,比较敏感的关系,但我发现途家开始既站在政府方面,考虑政府监管的诉求如何通过技术来落实,同时途家又利用技术和平台优势帮助房东们提高效率和安全性,开始成为行业真正的平衡好政府,房东和住客三方关系的平台,这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思路?

王枫:这是我们的一个思路,也是作为行业老大应该要承担起的社会责任,刚才讲到我们平台上大概有将近100万套房,如果各个地方希望很顺畅地监管到这100万套房屋,或者对应经营的人,其实不是那么容易,但我们能够满足政府监管条件下,提供各种各样的信息与帮助,对于各个地方政府来讲,其实是降低了监管难度。

王京:我同意,传统的监管办法不适用,我们用新的科技手段慢慢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再谈个创新问题,民宿行业的平台,在过去几年竞争,Airbnb在全球基本上已经一枝独秀,在中国Airbnb目前还是没有找到真正的方向,而国内平台有些已经初步形成格局了,在这一格局下,比如从平台的角度,还有没有机会?年轻人也好、创业公司也好,未来几年的民宿创业还有机会?又在哪里?

全曼午:我觉得做平台,机会不是没有,但是可能这个机会已经只剩下一点点了。

从平台角度,回到最老的那句话,得流量者得天下,首先你得先有巨型流量,再去谈平台这个事。我觉得其实民宿有太多选项,不是非得做平台,民宿、大住宿在旅游领域都还有很多机会,很多年轻人要从这个方向去做,而不要去想平台的事,机会肯定有,但一定不在平台。

王京:逍遥资本要投的话,这样的平台资源还有吗?

钟再佑:流量平台,我挺认可大哥的观点,流量平台现在已经非常困难了,包括现在的OTA,他们的流量成本都已经很高了。

王京:但是拼多多、抖音不都是流量吗?

钟再佑:但它们不属于预订平台,包括抖音不是平台型公司。

创业方向对每个人不一样,像业主自己开民宿,随时都可以开,只要自己喜欢就可以,它也不会造成很大的损失。另外就是,整个产业链还有其它的环节,而不是只有平台流量这个环节,在其他环节上做品牌、运营的突破,突破了之后不排除它可能会变成平台。

王枫:平台肯定没有机会了,包括细分平台,我觉得也没有机会。有点像以前的垂直电商跟现在的电商平台一样,比如你做一个宠物平台,你这个流量代价太大了、太贵了,本身你还要干途家这几年干过的事情,你把民宿签下来做运营管理,然后你再去买流量,这个东西坦白讲,我觉得不会有任何机会。

王京:如果是大的酒店集团,像华住也具备流量能力,如果在民宿或者借助非标准化民宿和酒店之间做一个细分市场,这个机会还有吗,或者别人做,最后卖给华住?

王枫:如果这样华住更多是切携程大住宿这块市场,要不然意义不大。

王京:要做也做高端的。

王枫:从投资角度来讲,民宿是产业链很长的业务,从选址到装修到设计,到布草的更换、保洁服务、运营、智能门锁,包括电表、监控、反监控,再包括整个上线服务、运营服务、定价。所有这些,现在市场上不是说有太多人干,而是没人干,全国性公司没有一个跨区域的有经验的人来把细分的东西做好,所以这块,这里面是有很多机会可以考虑的。

王京: Airbnb有没有机会在中国干掉途家?

全曼午:当然没有。

钟再佑:肯定没有。

王枫:不用问了。

王京:每个行业中,尤其是服务行业,核心是人,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有技术和人,民宿行业人的难度更大还是说是这不是你们最重要的痛点,或者年轻人愿意投入到这个领域中去?

全曼午:刚才介绍有家民宿就是做托管运营,所以人肯定是第一位,无非现在我们去吸引很多有酒店经验的同行来去加入到我们团队,去把工作做一些细分或者做简化,改善现在的民宿基本运营标准。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民宿方面,来发展自己的人生,人才应该不会缺,会越来越多。

钟再佑:人才确实是很大问题,酒店行业都是这样,更不要说民宿,这个行业人才水平还是需要很大的提升,提升的方式,我看到很多都在做民宿培训,或者管家培训,包括大哥他们是给自己内部输送,还有给外部输送的。

这个行业总是有一点,是提供发展机会还是薪酬呢?薪酬是一方面,发展机会反而是不是培训机构能够解决的,这应该是品牌或者集团公司要去注重的。

王枫:这个行业,现在我们看到的我们对人才的需求各个方面,途家最开始做OTA平台,我们需要典型OTA人才,包括产品、技术、运营、数据、算法,我们开始做民宿代运营,要到线下,管理保洁阿姨,当地运营,我们又需要懂智能硬件,懂生产制造。所以随着我们做的越来越丰富,产业链越来越长,我们对人才需求在各个维度上也需要更丰富。

王京:好,我们再次掌声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