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客服热线:400 888 9966

您当前位置:旅程天下网 > 旅游攻略 > 酒店须知 >

下行中的民宿业只有做内功、留住人,才能活下

旅程天下 发表于:2020-02-14 14:00

2019年,全国民宿入住率总体比上一年下降了10%,尤其以丽江、大理为“重灾区”,莫干山也很明显。目前国内民宿行业的最大问题就是数量太多,行业人士认为,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使没有此次新冠肺炎疫情,2020年全国民宿依然是下行趋势。

疫情期间,民宿老板们一方面承受着房租、人工成本及现金流的压力,另一方面又以乐观的心态,准备等疫情结束后,免费为奋战一线的医护人员提供度假客房。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各家民宿只有做好内功,提高品质,才能有机会在2020年的“洗牌”中生存下来。

本文受访者:夏雨清,资深民宿人、借宿创始人、黄河宿集发起人。

疫情过后出行的小高潮,将拉升五、六月乃至九、十月的入住率

新京报:如果没有此次疫情发生,国内民宿行业在2020年的预期是怎样的?

夏雨清:从2017年开始,民宿整体入住率就在下行。2019年,全国民宿入住率总体比上一年下降了10%,尤其以丽江、大理为重灾区,莫干山也很明显。莫干山作为中国民宿的高地,也是行业风向标。数据显示,莫干山民宿的客流量虽然年年上升,但单家民宿入住率越来越低,很多头部品牌2019年的入住率降到50%以下。

国内民宿行业的最大问题就是数量太多,尤其是局部地区,比如2013年莫干山民宿不过30、50家,2019年已经超过1000家,而且体量也越来越大,房间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使没有这次疫情,2020年全国民宿依然是下行趋势,只是疫情加剧这种趋势。

新京报:此次疫情对民宿的损失和影响会有多大?

夏雨清:春节、五一和十一黄金周是民宿的三大传统节日。而此次疫情暴发时,正遇上春节——那六七天,以往几乎每一家民宿都会爆满。据我了解,很多民宿因为退订和物质浪费,大概损失了二三十万元,有的可达80万元,客房越多,损失也就越大。但是,由于春节之后的二三月是传统淡季,入住率很低,所以对大部分民宿来说,损失只是一个黄金周,还能承受。当然,也有部分全年入住率很高的民宿,损失相对会更大一些。

疫情对民宿的短期影响是很明显的,估计关门停业要延续到三四月,尤其是四月,作为民宿的回暖期,这段时间也会有一些损失。但从长期来看,疫情过后,会有一波出行的小高潮,将拉升五、六月份乃至九、十月份的入住率。

更大的压力源自租金,暂时停业是降低损失最好的方式

新京报:疫情对民宿老板和民宿行业带来的具体压力表现在哪些方面?

夏雨清:疫情影响最大的就是现金流,每个行业都深受其害,民宿也不例外。对民宿来说,除前期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投资外,日常运营成本还包括租金、人员工资、OTA佣金、布草洗涤、能耗等。

不过,民宿体量普遍较小,按国家标准,一般不超过15间客房,因此员工也少,一家店一般也就六七个人。所以相比酒店来说,民宿人工成本低,抗压能力也就会强一点。但是,一些连锁自营品牌的民宿压力则更大、更艰难。

除人工成本,民宿更大的压力源自租金,尤其是位于景区和大城市的民宿,比如杭州西湖周边、厦门、丽江、大理等,租金压力会很大。而真正在乡村的民宿,相对于投资来说,租金反而可以忽略不计。

另外,还有一部分民宿老板,开民宿只是副业,为了情怀而投资,在特殊时期,这部分民宿老板的压力反而更大,等于他有两个行业的压力需要承担,都“嗷嗷待哺”。

新京报:目前民宿老板的情绪怎么样?他们在做什么来渡过难关?

夏雨清:大部分民宿老板都是很乐观的人,最近好多民宿在发起医护人员免费住的活动,准备等疫情结束后,免费为奋战一线的医护人员提供度假客房。

其实,这个时间点民宿业很难自救。平时,很多民宿都会帮乡亲卖一点风物特产,自己也赚一点,比如春笋,但目前受困于物流停顿,也无能为力。眼下,我认为遵守国家和地方政策,暂时停业是降低损失最好的方式。

如果银行能提供短期低息贷款,那是民宿的大幸

新京报:目前民宿行业最困难的是什么?需要得到哪些帮助?

夏雨清:现金流。民宿行业最困难的,一定是现金流。大部分民宿业者都是租赁房子,没法贷款,所以只能自己想办法扛过去。如果银行能提供贷款,比如短期低息贷款,那是民宿的大幸。

新京报:疫情结束后的民宿市场会发生哪些变化?

夏雨清:其实在前两年,民宿行业就已经在开始洗牌。由于民宿行业过快发展,导致鱼龙混杂,一些农家乐级别的乡村住宿也混充民宿,卖高价,无服务,带来很多投诉,损毁了这个行业的名声。未来,民宿行业就像别的行业一样,只有优质品牌才有机会活下去,像以前那种民宿开一家赚一家的年代过去了,疫情无疑将会加快这一轮的洗牌。

新京报:在你看来,这段时间,民宿应怎样为疫情结束后的市场复苏做好准备?

夏雨清:做内功,留住人,好好培训,提升服务,提高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