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客服热线:400 888 9966

您当前位置:旅程天下网 > 旅游攻略 > 酒店须知 >

开元陈妙林:从没遇过这么大困难,资本薄弱小

旅程天下 发表于:2020-04-23 14:00

4月16日,开元酒店发布了2019年年报。公司称,受疫情影响,营运及管理情况一月末开始显著下降,公司将继续实施相关评估及采取积极措施。

疫情袭来,酒店业无疑首当其冲,收入断流,损失惨重。3月22日,开元酒店公告称拟更改募资用途,将其中3.057亿港元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及营运资金”,以补充酒店受疫情影响导致的现金流流出。

“当时我们初步制定了2、3、4这三个月的计划,包括预估亏损7亿多元,加上减少8亿元的现金流流入,(需要)叠加安排近15亿元用于维持经营。”开元旅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元旅业)创始人陈妙林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自从卸任具体职务,陈妙林似乎再也没有像近两个月一样如此操心公司事务。1985年,33岁的他在萧山物资局金属公司经理任上受命改造萧山宾馆招待所,从此与酒店行业结缘。这么多年以来,他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困难的情况。“新冠肺炎在心理上给人们造成了一定的恐慌,后续对旅游度假出行消费影响多久多深还有待观察。同时,国际疫情形势严峻等情况也给消费的需求端带来不少影响,还需要我们保持耐心渡过难关。”陈妙林说。

叠加安排近15亿元用于维持经营

原已退居幕后的陈妙林,近几个月恢复了繁忙的工作状态。

对于困难,这位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创业,今年已68岁的“老人”直言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难题。即使在“非典”最为严重的半年里,开元虽然也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冲击,平均入住率下降到30%,收入大“跳水”。但在行业一片萧条的情况下,开元也并没有关店裁员,而是通过分流员工放假、培训等方式缩减开支,并通过房地产利润支撑度过了那段时间。

“但这次,从中国开始,多个国家因为疫情集体出现社会停摆,美股一再出现熔断,可以说在世界经济史上都是无前例的。”陈妙林说。

“疫情暴发初期,企业基本是停摆的。”陈妙林表示,1月份,各地启动“封城”措施,要求大众减少出行,旅行需求基本降为零,酒店行业一下子出现空置状态。

在2月16日发布的公告中,开元酒店称,疫情对1月下旬和2月的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预计将会对全年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当时除了天津、温州等地有几家酒店因为疫情防控需要被政府征用安置人员之外,空房率几乎是100%,总体统计入住率大概是10%。”陈妙林说。

收入没有了,但支出还在。

“集团员工一共接近3万,其中酒店员工就达到2万。”陈妙林说,年后开元旅业第一次董事会会议就讨论了员工工资问题,陈妙林最终拍板,在第一个月仍然按照企业基本工资发放,停业第二个月(待岗在家的)员工才只按最低工资标准发。而对于高层管理人员,董事会级别的领一半薪水,总经理级别则打七折。“当然如果后期疫情影响持续,一些标准会进行进一步的讨论。”陈妙林告诉记者。

工资、社保是硬性支出,钱从哪里来?开元酒店3月22日的公告称,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对酒店业的持续影响,包括因商务旅客或游客的需求下降,以及国内商旅消费市场恢复情况的不确定性,并考虑到疫情对公司的业务运营及财务表现造成不利影响,公司决定重新分配部分未动用的募资。其中3.057亿港元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及营运资金,用于租赁款、货款、税款等企业日常营运,以补充酒店受疫情影响导致的现金流流出。

“这是我们2月初就做的初步的安排。”陈妙林说,疫情暴发后,开元旅业就召开会议安排应对措施,初步制定了3个月的计划,包括预估亏损7亿多元,加上减少8亿元的现金流流入,叠加安排近15亿元用于维持经营。

“除了上市公司的资金单独安排,另外集团层面还有理财资金五六亿元,银行存款大概五六亿元。这部分资金能保证3个月内(疫情影响下)企业正常运营。”陈妙林告诉记者,“另一方面,钟南山院士也预测疫情完全结束可能要到6月底甚至更久,我们也会在近期再次开会讨论下一步的应对策略。目前我们集团整体仍有20多亿元的银行授信没有动用,年前审批还有20亿元的企业债额度。”目前开元旅业负债率总体维持在较低的状态,疫情对企业后续整体的规划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一个月收入相当于之前一天

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陈妙林以75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第531位。

不过,陈妙林依旧住在杭州开元名都大酒店边上的小区里,也依旧保持着到开元名都大酒店那个写有“创始人办公室”的房间工作的习惯。

回顾当时的“停摆”时段,让陈妙林忧心忡忡的另一个问题,是怎么安置多达数万的员工。

对员工来说,原本繁忙的春节突然成了“空置期”,而防控工作又需要按照最高标准执行,“对我们管理层来说,高度紧张的就是员工的安置和管理问题。春节期间本来是旺季,以往不仅不会休假,更要加班加点地工作,但这次从年初二开始,各地酒店基本都关门了,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员工安全”。陈妙林告诉记者,最多的时候,开元旅业滞留在宿舍的员工多达1万多人。

这么多人的吃住行问题一下就摆在了面前——吃,不能在食堂集中用餐,就由酒店统一配送;住,在宿舍无聊,那就组织员工学习,加装电视机,提供书籍,还举行“云娱乐”活动;行,更是被禁止,不能出门,不能聚会,从中层到高管,千方百计劝导员工千万不能出行。“为了把年轻人留在屋里,可以说绞尽了脑汁,这方面的工作是过去一段时间压力最大的。”陈妙林说。

3月至今,部分酒店陆续开业,各地交通逐步放开,员工安置难题才逐步缓解。

但接踵而来的,是“复工”却无法“复收”的问题。截至3月下旬,开元酒店入住率依然只有10%左右,营收占比超过45%的餐饮消费更是基本为零。

“总体来说,目前开元的复工率已经达到90%以上,但由于疫情仍没有结束,复工之后营业收入依然微薄,粗略统计一个月的营收相当于以前一天的收入。”陈妙林说。

“以开元酒店旗下委托管理的酒店来看,部分资本实力较为薄弱的酒店已出现资金枯竭的问题。”陈妙林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作为委托管理方,开元方面已对相应的情况进行了解评估,对后续入住率有保障,现金流回流充裕的酒店进行部分代付的安排,后续再拿营业收入抵账;而部分情况比较严重的酒店则还要做进一步了解评估。

“特别是一些背后资本比较薄弱的,比如中小型的工业企业自顾尚且不暇,没法救的只能放弃,从这个角度看,出现行业洗牌的情况也在所难免。”陈妙林说。

希望政府扶持力度能更大一些

对于自家的企业,陈妙林还是显示出十足的信心和韧性:“如果连我们(开元旅业)都出问题了,那90%的民营企业都有问题,暂时我并不担忧,但也要关注疫情全球蔓延可能出现的经济危机,政府和企业、员工都要作好思想准备。”

在这之前,作为开元旅业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陈妙林将更多的热情投入到了自己的爱好中,马拉松、铁人三项、冬泳、骑行……。

现在,陈妙林只能暂时先把爱好放在一边,尽管已经卸任了在开元旅业的所有职务,但仍然担任中国旅游协会副会长、浙江省旅游协会会长职务的陈妙林,一直保持着与行业内企业的沟通,参与政府组织对民营企业受疫情影响有关情况的调研。

“从现在的情况看,不论是酒店行业,还是整体旅游行业都会有大的艰难时期。”酒店方面,陈妙林表示:“从目前这个阶段来看,商务住宿类会好于度假,因为就全国情况而言,复工复产效率很高,特别是东部发达地区,企业复工率高,所以后续商务差旅是必须的。度假酒店恢复得肯定会慢一点。”

陈妙林认为,旅游消费可能会受到长期的影响,主要是疫情还在延续,旅游度假的风险性仍然存在。

近期,陈妙林多次参与行业讨论,结论是,受影响最深的会是面向少年儿童等人群的景区、游乐园场所,特别是重资产型的娱乐旅游场所会遭遇现金流问题。

“总的来说,今年的旅游度假酒店市场将会有比较大的疲软。”陈妙林认为,疫情过后的爆发性增长很难出现。

这与当年SARS过后的情形不同。陈妙林认为,“第一,SARS的传染性远比新冠病毒要弱,无症状病例、潜伏期传染等问题无疑会给社会和人群造成心理压力和恐慌,这会是后续旅游市场回暖的一大障碍。前几天我想,杭州的疫情已经几十天没有本地病例了,就准备叫几个朋友一起坐坐吃顿饭,但发现很多人还是不敢来。春节期间的社会停工、停课造成了短时间的停摆状态,后续国外疫情形势持续严峻都给供应端和需求端造成了脱节状态,需要较长时间恢复”。

如何恢复信心,鼓励消费?近期,多地政府官员带头摘掉口罩、鼓励出行及消费的举措屡见不鲜,宁波、杭州等城市发放消费券。对此,陈妙林表示,行业恢复需要时间,需要各方面共同努力。

“一方面是企业的抉择,如何做到针对性的管控和项目适用性,保障客户的安全出游;另一方面,也希望政府对企业的帮扶力度能够更大一些,政府应对疫情一直很积极,值得点赞,目前为止因为政策优惠给我们减免的费用大概在1亿多元,后续我也在建议比如员工的社保能够部分减免或缓缴。”陈妙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