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客服热线:400 888 9966

您当前位置:旅程天下网 > 旅游攻略 > 酒店须知 >

曾在金融危机中腾飞的Airbnb,疫情后能否浴火重

旅程天下 发表于:2020-04-28 14:00

【环球旅讯】Brian Chesky在2008年创建了Airbnb公司,当时,全球正笼罩在金融危机的乌云当中,而Airbnb却得到了飞速的发展。

那时,美国的房产业主们在次贷困境中举步维艰,而Airbnb为他们提供了房屋短租的资金收入,帮助他们支付按揭的款项;而住不起高级酒店的旅客们,也因此获得了民宿的替代住宿方案。

12年之后的今天,世界又陷入了新冠疫情的新危机。而这次,Airbnb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其实,早在疫情来袭前一年,公司的运营成本就已飞涨。

彭博社报道称,2019年Airbnb的成本开支已经超过了50亿美元,公司加大资金投入力度拓展新的服务和产品,希望在上市之前增长业务收入。今年4月初,华尔街日报报道称,部分Airbnb投资者要求Chesky减弱对公司的控制,否则就不愿意投资Airbnb,尽管这一说法被Airbnb官方否认。

彭博社报道称,在疫情爆发之后,不少旅客要求取消Airbnb订单,Chesky犹豫过后选择了同意订单的取消,并要求Airbnb房东退款。这虽然安抚了旅客,却让房东不爽。不少房东表示,免费取消的政策将导致他们拖欠按揭贷款。为此,Chesky向房东道歉并提供了共计2.5亿美元的补偿方案。

今年4月,Airbnb以债务加股权的方式,通过私募股权公司Silver Lake和Sixth Street Partners融资了10亿美元。获得融资一方面体现了资本对Airbnb的信心,另一方面代价也很高,Airbnb将需要支付11%的贷款利率。随后,Airbnb又通过债务融资了10亿美元。

据路透社报道,Airbnb的公司估值已经从310亿美元,缩减到了180亿美元。估值缩水,令早期持股Airbnb的员工和VC都损失惨重。

Chesky已经下令公司暂停营销活动以节省8亿美元的资金,并表示将减少对新项目的投入。他认为,应对公司的困难不应该以改变商业模式为代价。

“我坚信人们始终会重新开始连接和联系的,只要等到疫情和社交隔离结束的那天。” Chesky说道。

然而,没人知道这场病毒危机何时是尽头,也不知道疫情将对消费者行为产生多大程度的改变。当世人不约而同都带上了口罩和手套的时候,万豪、希尔顿等标准化的酒店对于旅客们而言,似乎是更加靠谱的选择。

尽管Chesky信心满满,但Airbnb的高光时刻可能已画上了句号。

不可否认,酒店业至今也在全球疫情的风波中苦苦撑着;但当酒店业的高管们看着Airbnb的挣扎,可能是更加微妙的心态。彭博社的报道称,一位未具名的某大型酒店集团高管在私下里嘲讽说:“耶稣诞生于马厩之中,也算是住过了Airbnb,可惜他没有留下用户点评。”

相比连锁酒店,短租业务更加依赖于陌生人之间的信赖。拥有艺术设计专业背景的Chesky和他的联合创始伙伴们,成功地说服了旅客们放心居住在陌生人的家里,也让房东们可以很方便地收到短租租金。很多千禧一代的消费者开始觉得在Airbnb上预订独特的民宿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

随着年轻旅客们逐渐拥抱Airbnb,平台也吸引了很多擅长室内装修设计的人士,他们都希望通过Airbnb赚钱。这些微小型的旅店老板将短租的盈利继续投入发展更多的住宿单元,于是渐渐出现了一批专业化的Airbnb房东。据数据平台AirDNA称,Airbnb在美国的100万个房源库存中,将近三分之二的房东们所管理的房源不只一个。

Airbnb房东的职业化发展在全球各地都引发了争议,很多城市都认为Airbnb实际上就是未受监管的酒店,这些住宿服务占用了市场的公寓资源,推高了房屋的租金。部分地方监管机构禁止或限制了短租服务,Airbnb已经经历了多年的监管和法务挑战,至今还没能停歇。

即便如此,Airbnb仍然在继续增加平台的房源库存,并特别关注中国市场,Chesky认为中国是Airbnb重要的增长市场。AirDNA数据显示,目前Airbnb共有超过700万个房源,其中130万个在亚洲。但是和其他短租创业公司不一样的是,Airbnb在2017年和2018年都实现了盈利,尽管到了2019年又出现亏损。

今年初疫情爆发的时候,湖北省武汉市等地陆续封城,随后欧洲各地也开始全面或部分的封锁。欧洲市场占据了Airbnb大约25%的收入来源。

AirDNA数据显示:今年前三个月,Airbnb在英国、美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和中国地区新增预订量变化,都出现了急剧的下挫。中国市场最甚,在第一季度完全都是负增长。

路透社近日援引了AirDNA的最新数据称:4月份的前两周,Airbnb在中国国内的预订量对比3月份同期增长超过了200%。

到了4月份第二周,全球新冠疫情的病例仍然在持续增加,形势显然比人们原先预期的更加恶劣。往年这个时候,美国酒店的入住率一般在70%左右,如今入住率跌到了21%,对于很多的酒店而言,这个时候还维持营业的意义已经不大。

彭博社援引了Airbnb分享给其潜在投资人的预测数据称,Airbnb认为公司今年的收入可能会下滑50%。情况有可能会更加糟糕,因为没人能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安全地旅游。

Chesky说,他也不知道公司明年能不能盈利。

美国圣迭戈市的David Kauffman通过二次按揭贷款建了一间小公寓,但由于Airbnb新推出的订单取消政策,他损失了1万美元。虽然Airbnb已经推出了总计2.5亿美元的房东援助方案,但Kauffman估计自己最多也就得到15%的补偿金。他考虑离开Airbnb。

遇到这类困难的也不止Airbnb,在疫情危机之下,大型连锁酒店集团也顾不上酒店业主的风险。欧洲最大的酒店集团雅高最近也表示,雅高不会为加盟酒店提供资金援助。但一般的Airbnb房东们不比酒店,没有很多资金也没有信贷额度。

很多行业分析师都认为,旅游业必将反弹回归,因为过去也是这样。

2001年在911事件发生之前,Expedia的创始人Rich Barton已经和Barry Diller(现任Expedia集团董事长)签订好了将Expedia出售给IAC公司的协议,后来发生了911袭击,Rich以为IAC会希望撤销协议,但Diller那时候非常明确,坚持完成了这笔交易。

Rich还记得,当时Diller对他说,“亲爱的Rich,如果我们从此都不再旅行了,那我们需要担心的事情,恐怕就不只是买不买这家公司这么简单了。”

从那以后,Expedia的收入实现了接近20倍的增长。

Chesky也有类似的念头,他希望经过新冠疫情的洗礼之后,公司业绩可以和以前一样高速增长,正如Airbnb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发展那样。

他说,接下来的重点将是非全职的Airbnb房东,而不是专业房东,未来公司还可能推出更多长租的服务。

对于一直亏损的体验业务,Chesky仍然非常热衷。在居家防疫的时期,Airbnb还推出了在线的虚拟体验服务,一小时的在线课程可能收费是9美元。

但有些Airbnb投资者始终认为,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体验业务是可以实现盈利的。

Airbnb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这场全球疫情对人们心理所造成的影响。即便用最乐观的态度去看,旅游这件事始终变得有点儿可怕。一些Airbnb房东已经开始在房源描述里添加“已彻底消毒”之类的话语。

“如果将旅行理解为必然会人际接触,那么这场疫情浩劫已经使旅行变成似乎是不负责任甚至是危及生命的行为。” 专注于千禧一代旅客的旅游服务商Modern Adventure的CEO Luis Vargas说。

“一方面我们都陷入了疫情的泥潭,而另一方面,我们也可能都会产生陌生恐惧症、开始害怕彼此,因为谁也不知道,身边的人会不会已是无症状的新冠感染者。”

* 本文由Jerry综合编译自Bloomberg、Reuters及环球旅讯的早前报道。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