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客服热线:400 888 9966

您当前位置:旅程天下网 > 旅游攻略 > 酒店须知 >

OYO酒店又一CXO离职,这一次是CHO凌震文?

旅程天下 发表于:2020-04-28 14:00

【环球旅讯】日前,环球旅讯获悉,OYO酒店CHO凌震文已从OYO酒店离职。

网传的一封OYO酒店实际控制人Anuj Tejpal的通知邮件里提到:

Tony总(凌震文)由于家庭原因,决定离开OYO中国团队。我们都知道,新冠病毒对全球的小伙伴们都带来巨大影响。过去几个月,Tony一直待在美国,也决定继续呆(待)在美国,专心照顾家人。我完全支持且赞同他的决定。

根据邮件里的信息,目前仍未能得知凌震文离职后,其后续的事务将由谁来接手和处理。

早前,就有ID为上海OYO员工的网友在脉脉上爆料凌震文“走了”,并称宣布了新的继任者。环球旅讯就上述信息向OYO酒店求证,截止至发稿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截图自脉脉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凌震文于2018年底加入OYO酒店,任首席人力资源官(CHO),为OYO酒店CXO高管之一。在这之前,凌震文曾先后在可口可乐、阿斯利康、IBM、大众点评、顺丰集团、万达集团等企业担任人力资源领导者。

可以说,在职一年半的时间里,凌震文经历了OYO酒店这只融资怪兽席卷中国单体酒店市场,加盟规模迅速膨胀,员工规模从6000人到高峰时期12000人的过程,也见证了OYO酒店的数字堡垒一点一点被击碎,OYO酒店的作战线程大规模收缩,加盟商大规模解约,员工大规模优化的过程。

凌震文的离职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2019年底至今的OYO酒店大裁员。据悉,目前OYO酒店整体仅剩2000人的团队,距离高峰时期已经动态裁员了过万人。

但一位知情人士向环球旅讯透露,裁员更多与业务收缩相关,而非单纯只是人力资源上的事情。凌震文在OYO酒店主要负责通过企业文化、组织架构、人才培养等多方式,助力企业核心战略的推进。

在2019年4月OYO酒店的员工大会上,凌震文发表了“创建有OYO特质的企业文化”的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到,2019年3月OYO进行了一次价值观大调查,通过管理层和线上调研和员工线上调研初步提炼出,OYO的价值观是“诚实守信,成就客户,自我驱动,坚韧不拔、协作共赢” ;并称,“细化行为及其规范的敲定,敬请期待!”

“上述这些确实是OYO酒店的价值观,但仅仅只是贴在墙上的价值观。数据才是价值观,哪怕是造假的数据,只要有数据就是一切。” 该知情人士透露。数据导向的结果就是,OYO酒店由上至下, 人人盯着开城拓店的数量,被速度所裹挟。

此外,该知情人士认为,凌震文的主要任务直白而言就是将全员上下拧成一条绳,往同一个目标方向使力,“最主要的工作应该是聚拢人心,但在OYO,人心这件事情似乎一直是散的。”

根据此前锌财经的报道,由于OYO酒店有不少员工来自大厂,因此OYO内部门派林立,有“阿里系”、“神州租车系”、“摩拜系”以及“滴滴系”等,这也使得指令的执行效率也被大打折扣。

一位OYO酒店的前员工指出,不管是价值观落地还是内部斗争,都不是凌震文能解决的问题,问题的根源在于过去OYO酒店不管是业务模型设计还是内部的组织架构设计,都“十分地不中国”,但又自顾自地坚信他们始终都以最好的本土化节奏在运作。

“回到人才方面,OYO酒店虽然招募了许多简历闪闪发光的CXO,但印度方从来都没有下放权力。由CXO组成的决策委员会,看似是一群中国高管在群策群力,其实他们只是印度方的决策执行人。”

OYO的决策委员会受到质疑由来已久。OYO创始人李泰熙在接受《财经》专访时曾表示,他将OYO建设成了一个类似美国联邦制的分权组织,每个CXO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在其内有极大的自主权。

分权而治的一面是相互制约、相互监督,另一面则有可能是各立山头、一盘散沙。环球旅讯在2019年初的报道中提及,OYO创始人李泰熙每月有1/4的时间在中国与团队和市场进行交流,未来在中国是任命独立CEO还是沿用决策委员会机制将会是一大关键。

此外,过去如Uber、Airbnb、Linkedin等泛互联网领域的外企在中国发展业务均遭遇过业务领袖难以匹配或适应市场竞争的瓶颈,更不用说在酒店业这样巨头林立需要深耕运营的领域。同时,OYO决策委员会这样群策群力的机制能否快速应对中国市场的竞争也有待时间检验。

据环球旅讯了解,OYO酒店的CXO高管中,目前已公布离职信息的有COO施振康、CGRO付小明,CLO伍小翠和CHO凌震文;仍在职分别有CFO李维、CSO王平、CRO朱磊、CDO胡宇沸、CTO邹嘉以及直营业务COO兼EGM总负责人徐一峰。OYO酒店的CXO团队已经离职4人,而目前OYO酒店仍无任命新CXO的消息传出;而随着CXO们的离职, 决策委员会的机制是否延用或调整,也是一个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