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客服热线:400 888 9966

您当前位置:旅程天下网 > 旅游攻略 > 酒店须知 >

习惯挥霍资本的短租创业者们,在疫情中学到成

旅程天下 发表于:2020-04-28 14:01

【环球旅讯】硅谷初创企业一直以来的信条是“高速前进,不断突破”,而现在,他们所遵从的是“快速缩减,深度简化”。

2019年,Francis Davidson所创办的公寓短租网站Sonder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一批拥有强大资本支持的新对手。这对于27岁的他来说,并不是最严重的难题,因为他经营着一家估值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

据Crunchbase资料,Sonder成立至今获得的融资总数接近3.6亿美元。

美国风险资本投资近年来飙升。去年投资者为美国初创企业投资了共计1360亿美元,数额仅次于2018年创下的1410亿美元的最高记录。

如今,受新冠病毒影响,今年4月份的销售额至少减半,然而公司的固定成本丝毫未减。他目前主要负责沟通和争取公寓租赁的优惠,拒绝客人的退款申请,并解雇公司1/3的员工。

Davidson 说:“这是我的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疯狂的事情。我19岁成立了这家公司,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困难。”

新冠病毒的爆发对于初创企业的创始者们来说,是一次巨大的冲击,因为他们习惯了风险投资人为他们提供巨额资金。近年来,投资者往各行各业的初创公司砸钱,投资领域从科技延伸到房地产、餐饮及家私。过去十年来的低利率推动了廉价资本的涌动。

在新冠病毒刚刚到来之时,力求扩张的创始人仍在以“豁出去”的态势进行闪电式扩张。而今,习惯了挥霍资本的他们必须加快成长,做出节约成本的艰难抉择。

据创投研究公司PitchBook统计,在美国,由风险资本投资的私营公司所雇佣员工总数超过200万人,如今在疫情下创业公司为求生存不得不裁员休假减薪,这些员工们面临艰难的局面。

据layoffs.fyi网站的数据,大概有250家美国初创企业解雇了近2.5万名员工,这还不是全部的裁员人数。

曾经,初创企业的创始人们坚信“只要投入足够多的资金,最后就会有相应的回报”。当创业公司手上的资金很多的时候,他们对业务投入并不需要考虑优先级的问题。但是现在,他们必须作出抉择。

其实,情况早在去年就开始逐渐转变,Uber、Lyft 和WeWork等大型创业公司发现,投资者不再容忍无止尽的亏损。不过,仍有很多初创企业将焦点放在公司的规模增长上。

受新冠疫情的暴击,许多创始者发现公司的营业额不只暴跌,有的甚至完全停滞。投资者们或者已撤回了资金,或者是更改了投资条款。而那些仍然愿意为初创企业提供资金支持的投资者,则掌握了极大的谈判筹码。

Airbnb近期以约10%的混合利率获得了20亿美元的融资,其中部分的投资者因此享有了优惠待遇,可以按Airbnb此前估值打折40%后的价格,来认购该公司的股权。

Sonder的竞争对手之一、豪华公寓租赁公司Lyric Hospitality的联合创始人及CEO Andrew Kitchell于2018年底开始为公司寻求融资,想要筹得3000万美元。

当时,软银集团愿景基金(Vision Fund)拥有1000亿美元,正在向创业公司砸钱,并要求他们加快扩张步伐,将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再往前推一步。

“当时是融资的大好时机。” Kitchell说道。

Kitchell 称Lyric的唯一目标是尽快增加短租的房源。“当时形势是100%向好的,不用担心利润,肯定会有的。”Lyric与竞争对手都采取了与WeWork类似的策略——通过长期承租公寓来锁定可出租给客户的房源。这是实现快速成长的方法。

Crunchbase资料显示,Lyric成立至今的融资总额大约为1.79亿美元。

去年夏天,Kitchell开始对公司长期承租公寓有了不同的看法,因为一位华尔街高管提醒了他关于租赁负债的风险。

“你们创业者没有意识到这样做意味着公司会背负债务。你们需要看清楚这件事,因为资本不可能一直地支撑你们这种做法。”那位高管这样告诉Kitchell。

几周后,WeWork的IPO失败,Lyric开始签署一些风险较小的房源交易,但其大部分的房源仍是公司长期承租的。由于新冠病毒爆发,原本会短租此类公寓的旅行者只能待在家中,因此Lyric的许多房源现在都空置着。

Sonder的CEO Davidson面临同样的艰难抉择,并通过节省支出迅速摆脱了硅谷生活的困境。员工将不再能享用免费午餐,如果他们想在其他地方吃饭,也不再有每天10美元的补贴。 谷类食品、零食和新鲜水果以及每位员工每月50美元的团队建设活动预算统统取消。

Davidson承认,由于员工在家办公,这些成本削减措施都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他希望疫情之后,这种节俭能持续下去。他说,自己已经选择了零薪。

3月3日,在新冠疫情开始影响公司业务的两周前,Davidson召集了想要放宽公司预订退款规定的高管。他否决了团队希望放宽退订政策的提议。Sonder需要保留现金,并且将坚持其严格的退订政策。Davidson估计,这项决策至少能为Sonder节省800万美元。

Davidson最大的苦恼是公司在公寓承租上的压力。他已经通过谈判获得了超过2000万美元的租金优惠,并希望获得更多。他说,公司已经签署了一份条款,以从投资者那里筹集更多资金,但拒绝透露条款的内容。

据加拿大媒体The Globe And Mail近日的报道,作为Airbnb竞争对手的Sonder,即将完成上亿加元的新一轮融资。

“我们的策略就是要渡过难关。” Davidson说道,“我想我的偏执会让我受益良多。”

* 本文由Ariel编译自W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