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客服热线:400 888 9966

您当前位置:旅程天下网 > 旅游攻略 > 酒店须知 >

焦虑的旅游从业者:民宿房主损失数百万,赚钱

旅程天下 发表于:2020-05-07 14:00

疫情爆发的时候,很多人就认为,隔离、足不出户,会让国内的旅游从业者感到“凉凉”。果不其然,中国旅游研究院对照2019年春节消费估算,2020年春节文旅行业损失超过5000亿;预计2020年一季度及全年,国内旅游人次将分别负增长56%和15.5%,全年同比减少9.32亿人次;国内旅游收入分别负增长69%和20.6%,全年减收1.18万亿元。

头部企业业绩亏损,中小企业则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考验。这个时候,我们也看到了旅游行业的自救行动。平台层面推出了一些“救市”政策,比如携程的免费取消订单,Airbnb承诺提前将50%的应付金额给到房东,帮助房东缓解现金流压力等等;个人层面,有些导游开启了“微商模式”,在朋友圈带货,以便养家糊口。

五名旅游从业者口述,他们当中有旅行社的老板,有导游,也有民宿房主。他们讲述了疫情对自己生意、工作的冲击。

从我们给出的复工指数来看(五星为复工率最高等级),旅游从业者的复工相对比较慢一些。

这些从业者在疫情期间,普遍承受了巨大的损失,而且更关键的是,即使到了四月中下旬,旅游业也没有迎来真正的复苏,只能做一做售卖酒店、门票这样的小业务;处于大城市之中的民宿,对待开业也是比较谨慎,因为部分小区的出入管理,仍然非常严格;尤其是武汉的旅游从业者,对暑期能否恢复到正常水准,也都心存疑虑。

  • 口述人:金女士
  • 所在地:湖北武汉
  • 经营业务:旅游门店
  • 关键词:短时间内跟团游是没有办法恢复
  • 复工指数:二星

钟南山院士明确提到这个病毒可以人传人的时候,我们是比较紧张的,因为我们需要关注客人是否能够顺利出行,是否能够顺利回来,一旦出现了这样全国爆发性的传染大疾病,我们肯定会考虑客人的安全和他的健康,并不是先要去考虑这个客人退了,我们的营业额就减少了。

在相关部门发布“取消一切旅行”之前,我们中间一直和游客保持沟通,如果客人说要退订,我们就会告诉他,按照合同可能会产生多少损失,你能否接受。有的客人警惕性比较高,很早就决定要取消订单,也愿意承受合同规定的损失,我们就给退订了,但这属于一少部分。

我们是不愿意让客人产生这种经济损失的,我当时就跟客人说先等一等,因为我当时觉得应该会有相应的退单政策出来,果不然等到22号,我们公司从1号文件一直出到6号文件,基本上是涵盖了我们所有的客人,我们门店春节期间价值100多万的订单全部退订完了。

我们的损失可以说是非常大,准确来说应该是从11月份有开始亏损了,因为我11月份房租、人工都是正常在支付,但我11月份预售的这些订单全部都退订掉了。

虽然现在武汉解封了,但是我们的生意并没有开始恢复。首先,我们是不能够开门营业的,其次短时间内跟团游是没有办法恢复的,所以我们只能够推出自驾游套餐,比如卖酒店、卖门票,只能做这些事情。

而且即使这种卖景点门票,卖酒店套餐,基本上不挣钱,就三到四个点。一张门票多少钱?顶多100到200块钱,赚到的也就是几块钱。全国现在基本上没有那种两日游以上的套餐,因为大家现在对于在外面住酒店普遍还是抱有一个担忧的心理。

疫情期间湖北还是有很多旅游门店都在进行自救,自己有渠道去带带货,做做微商,保证一下自己的生存。但是我没有去做,如果员工自己去干的话,我不限制他们,我觉得这个很正常,大家现在整体收入都降这么多,都需要养家糊口,但要求他们不要以公司的名义。

我觉得武汉旅游业五一肯定不会恢复正常,最多也就是自驾游,但是这个自驾游很多人不一定也会在外面过夜,我觉得到暑期武汉能够恢复到平时的50%就非常不错了。

武汉人现在出湖北是需要核酸检测的,这个规定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如果一直持续到暑期,就只能在湖北省内自己转转,最多就是这样子,出国更不可能,现在全国的国际航班都非常少,我觉得国外游今年都会比较难。

什么时候湖北人能够自如的出省,我们的生意才能说真正恢复了。我们如果能够出去,可能全国天南地北大家都愿意跑,因为我们是真的被憋坏了,这种感受放在其他城市是没有办法去体会的。

  • 口述人:昔舍创始人任培颖
  • 所在地:上海
  • 经营业务:Airbnb民宿
  • 关键词:3月中旬左右开始恢复正常
  • 复工指数:四星

没有侥幸心理,疫情到了把房源全部下线

虽然肺炎这个事情12月份开始就有报道,但在上海这边,一直到1月中旬,大家都没真正去注意。真正的影响就是在1月23号前后,武汉封城的时候,才觉得事情可能真的很严重。

我们在1月27号就开始自我关房,50间民宿全部主动关掉。如果客户要求退款,我们就退款;如果他希望保留额度,我们就给他延期。

从一开始我就有没有一点侥幸心理。虽然民宿相对来说不是那么大众化的事情,我觉得不管对客人,还是对周边的居民,包括我们自己的管家以及保洁人员,都是要负责任的,所以我们是按照最坏的情况作出准备。

但我们最早没有考虑到疫情的事情会持续这么长时间,我们是1月27号关房,当时看到上海要求是2月10号复工,觉得到了2月14号,也就是情人节那天,应该会有一个高峰期,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全线开放了。但是没想到到了后面,变成了一级响应,从政府到物业,到各个街道,都在一种非常严格的管控状态之下。那时候我们就属于被动关房了,因为房源根本没有办法打开,民宿是不允许开放的,因为民宿的客人,对周边的居民,有可能会产生危险。

积极自救

按照往年来看,比如2019年,民宿在上海春节期间是没有那么大的量,所以我们去年春节期间也是自我关房的,初八才开放,那段时间我们的管家以及相关的工作人员,都没有留守。

但2020年不太一样,民宿这个事情已经变成了一种客人从内心驱动的消费行为,所以我们大概在12月底、1月初的时候,春节期间的民宿预订量就达到70-80%了,预售出去很多了,所以我们也安排了管家留守。但是今年就是因为疫情的影响,这个事情又按下了暂停键。

我们每个月的成本是60万,正常情况下每个月的收益是达到150-200万,但疫情之下,我们的损失达到了数百万的量级。

经营民宿最大的成本就是租金成本。我们的房子是在上海的老城区,就是原来的租界区域。有少数房子是买的,大多数是租的。疫情到来之后,我们就给我们的房东,发了免租申请书。

我们的民宿做的是偏高端,1000-3000元每晚,前期的投入成本比较大,20万到200万不等。因此,我们民宿的影响力和品牌知名度,房东都是认可的。所以我发起了免租申请以后,是得到了比较好的一个反馈,大部分的房东都给我们设置了不同程度的免租和租金延期。不能免租,我们就申请三个月左右的延期,把租金延期到2021年,或者分摊到12个月中支付,减缓我们现金流的压力。

还有一个经营成本,包括人力的支出。我们也和运营团队共同商量好,2月到8月这6个月期间,大家都只发基本工资,一起来撑过这段时间。

刚才说的是在节流方面,在经营方面,我们主要是做了这么几个事情。首先我们在情人节那天,推出了一个预售套餐,相当于是5-6折的折扣力度。之前我们最多也就是打8折,所以这次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折扣。这个套餐大概是卖了200多份,应该是回流了现金流30万左右,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缓解压力的方式。

因为后来我们发现,到了3月底、4月初的时候,很多民宿都在打折扣,很多也都是五折左右的优惠力度。我们是属于打的比较早的一期,如果再晚点,我们就没有优势了。

另外一个措施就是,我们选择了25家左右的民宿,把它作为长租推出,从日租转月租,然后进行推出。我们发现逐渐复工以后,有一些人有月租的需求。

现在已经复工了,但是很多人在家办公,有一些家庭是因为有老人、小孩,比较吵闹,但是他又不能去到公共的办公空间,所以他会选择我们的民宿进行线上办公,因为这是一个安静的场所,选择长租一到两个月。我们有10套左右的房源从短租转为月租,现金流也回来了20多万,也都缓解了一些压力。

3月中旬左右开始恢复正常

我们真正恢复正常是在3月中旬之后,差不多有20%的房源逐渐打开。到了4月份,基本上打开70%-80%的房源。但有一些房源还是由于社区管理的严格程度不同,可能要到五月份以后才能开房。从效果来看,比如清明假期,基本上我们开放的房源基本预订出去了。

在后期推广方面,我们也是有优势的。我们有个民宿,是上海的老洋房,是电视剧《安家》里面比较重要的拍摄场地,因为电视剧,我们这套房子也上了热搜,后来又有《天天向上》也来拍节目,这对我们品牌的推广,都非常有效果。从五一、端午,甚至到暑期假期,我们的房子都已经有人预订了。

还有一个,今年的直播带货也非常火,从3月上旬开始,大概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做过很多场直播,分享做民宿的一些经验,包括后面我们也会参加一个跟春天主题有关的直播,我会和成都的一个房东来连线,介绍我们的老洋房,以及老洋房里面的一些老物件。我们现在线上商店已经完全搭建完成了,今后我们的客人他来看我们的直播,看到这些喜欢的物品,可以在线上商店直接购买,这都是我们的尝试。

  • 口述人:阿玲
  • 所在地:海南三亚
  • 经营业务:网约导游
  • 关键词:跨省游业务还不能恢复
  • 复工指数:三星

停工期间代购水果

我是携程当地向导平台的一名向导,疫情给我们这个职业带来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早期的时候,我们也听到过客人在说这个事情,但是那个时候大家没那么重视。一直到1月23日之后,各种新闻报道铺天盖地,大家就感觉到很严重。然后文旅局又发布了通知,中止所有旅游业务,我们这边基本上也都停止接待了。

春节之前,我们这边很多客户都已经计划好春节出游了,酒店、车、行程路线、景点门票都订好了,但是政府这么宣布之后,我们都主动联系客人,把这些单子全部都退掉了。

受这个疫情的影响,除了业务上会有直接的损失,我们这个工作室还要承担一些房租、客服的工资,这些都要支出,也算是损失了一部分吧。如果单看春节黄金周这7天的损失,我们之前也大概算了一下,差不多是有1万多块钱的损失。

所以疫情严重的时候,我们工作室也做了另外一个副业,就是帮以前接待过的客户做水果代购,这算是我们海南当地的一些特产,但是像卖口罩消毒液之类的微商代购,我们是没有做的。

我们也考虑到后期还是要在旅游行业工作,频繁发朋友圈也可能会打扰到一些客户,所以我们还会比较谨慎来做这个事情。赚的一些钱,基本上就是糊口钱,补给一下生活费,因为代购也都是小本生意。

跨省游业务还不能恢复

现在跨省旅游的组团业务接待还是不能恢复,所以我们主要是以酒店预订为主。客户可以选择自己订机票过来,他也会从携程上咨询当地的疫情防控情况,以及景点开放情况,我们就会帮他做预订,包括酒店、景点门票,目前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但是现在每个行业都难,能接到客人就已经不错了。

但是最赚钱的导游业务还没有恢复,因为我们导游会有一个行程系统,现在导游的行程系统还是关闭的状态,目前出不了行程单。包括已经过去的清明节假期,以及快要到的五一假期,这些小长假,我们也是主要是做一些酒店套餐,或者接机送机, 但何时能恢复带队业务,还没有接到通知。

现在网上找到我们的,基本上都是以家庭小包团为主的。不光是政策不允许我们接待,就是客户本身也不想跟别人拼团,都是单独成一个团的,其实现在就算是政策允许我们带队,客户也会考虑不让导游陪同,估计就跟你定个接送车,不太想和外部人员有太多的接触。

业务恢复正常的话,我觉得十一会好一些,然后是五一。其实在清明节的时候,还蛮多人来咨询的,我们也接到了好几笔订房、订门票的单子。但是清明节那几天过完之后,又没有什么人咨询了。可能再过几天五一的单子就会到了。

  • 口述人:张女士
  • 地点:江苏南京
  • 经营业务:旅游门店
  • 关键词:三亚将成今年境外海岛游的替代品
  • 复工指数:三星

亏损已经100多万

大概是从1月20日左右,我们这个店就开始感受到疫情带来的冲击。因为从那天开始,我们收到了大量的退订单,尤其是境内和境外跟团游的订单。而且从天之后,我们的生意就是做不了了,连店面都关掉了,因为相关部门有规定,不允许我们做了。

疫情对我们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春节假期是占我们全年销售额比较大的一块节假日,我们很多客户都是从11月份,甚至是从10月份,就开始预订春节出游的一些套餐。但这样一来,不仅是老用户退单,新用户也不敢随便出去玩,这对我们造成的损失是非常大的。

因为不能营业,我这边的人力成本还是不少的。因为疫情不能开工,我实际上是有小半年的人员成本和房租成本都贴进去了,如果说我一点都不慌,这个是不现实的。

我们店里面员工的社保、公积金、工资都需要我支出,所以我这边是处于亏损的一种状态,差不多已经亏损接100多万了,所以我是特别盼望能恢复正常的工作。

但是我比其他的一些旅游从业者会更加淡定,因为我的抗压能力会强一点,而且我们的员工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们的客户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尤其是老客户,但我们现在售卖的一些三亚的酒店服务等产品,接受度开始比较高的。

国内游在慢慢恢复,但是最赚钱的业务仍没有正常

我们现在开始慢慢恢复国内游的业务。因为国内疫情的正在放缓之中,旅游这一块也在慢慢复苏,先开始正常运转的就是省内游,我们也都开始陆陆续续接到一些自驾游、单订酒店这样的产品售卖与咨询。

我们门店在3月中旬左右,就已经让销售人员开始复工了,包括做一些产品服务的培训,再整理一些我们清明节的产品,为春节后的第一个假期做一些准备。清明节期间,我们有推出省内自由行这样的一些业务,包括酒店的订单,但这个量的话大概只占我们平时10%左右,但好在是已经慢慢恢复了。

现在我们已经开始为五一长假做准备了,像我现在就是在三亚,提前踩踩点。现在旅游业还没有完全放开,跨省游我们只会做一些自驾游的打包产品,我这次就是来三亚考察一下酒店,以及其他一些自由行客户喜欢的产品、服务。

但像跨省跟团游这种服务现在就没法做,相关部门还不允许,所以我们只能售卖一些单项资源,比如说单订酒店、游艇服务,这些单项资源是可以做起来的。

但如果说真正贡献的收入业务,还是是跟团游,这项业务的利润会偏高一点。酒店、游艇只能是满足我们现在一些自由行的客户,他有想要出去玩的意愿,他会从我们门店这里订酒店、订门票。他从我们这边订,价格的话,其实是跟网络上订没有太太差别,但是我们这边的旅游顾问会比较专业,会给到客户一些建议,给到他们一个攻略。

简单来说,现在的实际情况就是,最赚钱的这部分业务还没有恢复,我们只能通过卖酒店、游艇这样的服务来微赚一点钱。

我之所以首先选择去三亚踩点,是因为凭借我在旅游行业这么多年的一个判断,我认为三亚是一个突破口,因为像现在出境游还没有恢复,不能出去的话,只能是三亚这种地方,可以成为游客在高端旅游层面的一个选择,很多想出境玩的客户,会把三亚当成替代品、目的地。

考虑尝试短视频、直播带货

直播带货肯定是未来一种趋势,短视频我现在也在尝试,我现在就要求所有的员工都会做短视频的剪辑。我们是有专门花了学费去学,我们也会有自己的门店专属短视频号,专门由一个员工来负责,我们也请了老师,花了学费,去教我们的员工,怎么运营这个账号的。

但是我们现在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当前的客户身上,把老客户盘活,在老客户身上实现变现,毕竟我们的门店、我们的员工,都还是要生存的。

至于何时能彻底恢复正常,我判断国内应该是在暑期,但境外游就不好说了,要看各个国家对疫情控制的情况,我们只能是做好当前的事情。根据往年的经验来看,我们最赚钱的时期应该是在暑期,只要暑期恢复了,就挺好的。

  • 口述人:当当
  • 所在地:海南三亚
  • 经营业务:Airbnb民宿
  • 关键词:第二季度不太可能把第一季度的损失完全弥补回来
  • 复工指数:四星

尽管肺炎这个事情在12月份就看到有报道,但我们当时都没有太在意。我这边的房子差不多能有90%的入住率,而且12月的时候,很多客人基本上就把1月春节的房子就给预订完了。

真正感觉到情况比较紧急的时候,就是在钟南山讲话之后,很多客人就开始咨询:海南这边会不会很危险?从那时候开始,我这边收到了很多的退单,所以真正受到影响的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春节是海南旅游业每年最重要的一段时间,因为春节期间,海南可能是中国最温暖的一个地方,游客都会选择来海南这边过春节,所以春节是最旺的时间段,大家都是靠过年的这十几天赚这一年的钱。五一、清明、国庆虽然也都是一个小高峰,但是价格方面都不可能像春节一样贵。

所以前期的时候,我们肯定先跟客人沟通,猜测疫情可能不会这么严重,建议客人采用保留延期之类的方案。但到了中后期的时候,我们意识到这个病毒比较危险,加上平台也在积极推出一些免费取消的条款,而且我们都理解,这属于不可抗的因素,所以我们就直接就给客人取消了订单。

不能说无生意可做 但确实也很惨淡

疫情期间,我这边也不能完全说没有生意可做,1月20号之前的订单都是很正常的,20号之后,尤其是春节期间,受到的影响比较大。有些客人已经在海南了,有些客人选择了长租,这样的客人就会觉得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原地不动比较好,所以一般都会续订。但整体来看,这段时间的入住率是非常低的,距离50%都还有很大差距。

这么看的话,我的损失还是很惨重的,差不多春节加上两个月的时间,我是几乎没有任何新增收入。

我手里的民宿都是租来的,所以是有租金成本的。但我这边相对比较好的一点是,疫情期间政府也出了相应政策,比如要求业主必须免费延租等,就跟业主去谈,几个月不要收费,或者延期租赁等等一些措施,相对来说降低了一些损失。平台也给了一些政策,比如提高曝光率之类的,这对疫情之后恢复生意,也是有帮助的。

还有员工成本,以及水电费等等。在海南搞旅游大家都有一个说法,海南过年不赚钱就是亏钱,真的是这样子。海南淡季持续时间比较长,真正的旺季就两个月,又出现这样的事情,没有办法很精确计算,但整体来看,损失还是蛮大的。

二季度很难弥补一季度的损失

疫情势头缓解之后,我感觉海南这边复工比较早,因为海南到现在已经有很长时间无新增数据,无病例的时间也比较久了,所以在大家会觉得比较安全。差不多在海南刚宣布清零的时间段,就已经有旅游复苏的苗头。比如清明期间,我这边的生意还是非常乐观的,连着三天都是满房,还是很不错的。

对于游客关注的住宿房源的消毒和防疫问题,我们也在定期消毒,实现“一房一扫”,希望让入住房客住的安心、放心。

当当的民宿所在小区,从这个角度看,人流还是非常稀少的

现在的情况是有一部分客人还在观望,也有人迫不及待下订单的。这个情况每个店不一样,有些店预售方面做的更好,可能下单的人会多一些。五一我觉得大家应该还是会有一批人出来玩,大家都憋坏了。

像我们在三亚还有一个优势,我个人在泰国也有生意,也是做旅游这一块的。泰国现在疫情严重,基本上是没有旅游订单了。中国的海岛度假,基本上就是海南这边,深圳也会有一点,但海南的旅游氛围会更浓一点,所以对于今年想出国去海岛玩的人,可能都会选择三亚这边作为替代品,所以我觉得海南今年的旅游市场还是非常乐观的。

但是想靠第二季度把第一季度的损失完全弥补回来,不太可能实现,海南这个时间段其实是以往的淡季,夏天比较热,来的就没有这么多,而且我现在给出来的价格是淡季的价格,用一个季度去弥补春节这么高房价的利润空间,其实是很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