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客服热线:400 888 9966

您当前位置:旅程天下网 > 旅游攻略 > 机票知识 >

航司市场化改革遭遇春节“难题”

旅程天下 发表于:2020-01-13 14:00

“不开玩笑,我真的也买不起回家的票。”1月9日晚,一家大型航空公司高管在与媒体人聚会上笑称春运票价紧张,航空公司员工的免票资格在旺季时间根本候补不到座位,自己掏腰包买票则被机票价格吓退了。“太贵了!”这位高管的话顿时让现场笑成一团,“这是上头条的题”……

打开携程、同程艺龙网等OTA,临近春节的机票价格迅速走高,尤其是热门航线。

今年的机票真的有这么贵吗?是否是航班供应太少了以致价格涨得那么凶?事实并非如此。“今年春运民航日均保障航班量将超过17000架次,比去年增长约13.3%。”中国民用航空局总飞行师万向东在1月9日的春运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也就是说,供应端是在扩容的,水为何还在外溢?万向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或与需求端增长太快有关,“2020年春运民航旅客运输量将再创历史新高,预计达7900万人次,同比增长约8.4%。”而整个春运的客运量预计将有30亿人次。

1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民航局新闻部门了解到,目前国内航线票价有两种,一类已经形成竞争的航线实行市场调节价,另一类航线实行政府指导价。头等舱、公务舱票价已经放开,实行市场调节价。截至目前,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国内航线旅客运输量占国内旅客运输总量的80%左右。随着国内航线票价市场化范围的扩大,国内航线的票价水平主要取决于航空市场供需状况。

春运机票逐年攀升

如同“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抢票经验的首要秘诀也是“早点下手”,所以很多老百姓早在过年前几个月就开始订票了。“幸亏买得早。”招商金融职员严娱称自己过年回家的机票是去年11月买的,提前两个多月,当时已是经济舱全价票,如今机票价格涨了好几倍。

也不是所有机票都是越早买越便宜。“哎呀,今天的机票价格居然比我一个月前买的还便宜!”旅游局工作人员王崇仁气哼哼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抱怨,因为怕春节机票价格太贵,他提早一个多月下手抢票,没想到先买的机票反而比后面放出来的票价还贵。

王崇仁出生在东北,因家人早早在三亚置了业,所以每年全家都会去三亚过年。考虑到春节三亚机票不好买,不仅赶上探亲流,还有大量旅游客流,王崇仁早早下手,12月14日就动手买除夕那天飞三亚、大年初五再回北京的机票。但他吃惊地发现,尽管提前了一个月多月买票,票价并不便宜。心仪的国航只剩下了公务舱,北京飞三亚往返票价高达14000多元,南航也差不多。王崇仁甚至考虑买中转航班回家,可是深圳飞三亚的机票更贵,单程都要6000多元。最后他搜遍全网找到最便宜的航司是海航,北京三亚往返票价6800元,相当于单程3400元。

回忆起近几年春节的机票价格,王崇仁感慨如今机票是越来越贵了。他依稀记得最初春节机票要是早点下手往返还能买到折扣机票,然而近年不但没有折扣,连经济舱全价机票都不好买,而这两年明显还感觉到机票价格逐年增加。

“近几年,同样是年三十到年初五,我买的往返机票从4500-5000元,涨到5500元,今年则上升到6800元。”王崇仁称,北京-三亚前两年平时的全价机票价格只有2500元,后来是3160元,春节价格似乎又涨了。“再涨我可真是买不起,回不起家了。”王崇仁忧虑道,6800元的票价都能让他去趟欧洲和美国了。

1月8日,记者查询了一下北京到海口、三亚的往返航班价格,发现确如王崇仁所言,除了少量航班还有6677元的价格,大量票价都在1.2万元、1.5万元、1.7万元,甚至还有2.1万元的票价。除了北京到海口三亚的票价紧俏,深圳、上海往返海口和三亚的价格也动辄上万元。

携程网机票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除了返乡团聚以外,旅游过年正成为越来越多家庭的新选择,前往三亚、海口避寒已成为人们过年的新潮流。因此春节前一周到海南的机票十分紧张。如1月17日起上海出发飞往三亚,就出现多个航班经济舱机票售罄的情况。

多条航线价格大涨

据民航局运输司司长于彪介绍,从具体航线上看,今年春运昆明-北京,成都-上海,南京-三亚,杭州-三亚,温州-上海,郑州-海口等航线旅客预订量增长较快,座位销售较为紧俏。

携程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节前一周,去往哈尔滨、郑州、长沙等地的机票比较紧张,大多数热门出发时段航班经济舱仅剩下全价票。比如,1月19日起,北京飞哈尔滨,经济舱全价票一票难求,多数航班只剩下公务舱。

同程艺龙的春运机票预订数据显示,春节前国内机票的平均票价(不含税费价格,下同)基本在1000元以内波动,除夕前一天国内机票的平均价格为956元,在除夕当天还出现了一个价格低谷,平均票价为763元。但从大年初二(2020年1月26日)开始,国内机票平均价格快速拉升,到1月30日春节黄金周最后一天达到了1227元的春运最高水平。

同程艺龙品牌公关与政府事务部总经理柴莹辉指出,整体来看,春运期间,国内机票的平均价格基本一直高于国际机票,主要原因在于国内巨大的探亲流大幅拉升了国内航班的客流量。

记者从OTA数据库查询,今年春运期间的国内机票价格曲线在走向上与去年相近,除夕前两天都有一个小的价格波峰,在除夕和春节当天则都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波谷,平均票价峰值都出现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总体呈现出一个“V”形走势,整体价格波动情况基本一致。

与2018年之前相比,今年的春运国内机票客流高峰时段的票价较平峰时段的票价涨幅更大。2020年春节黄金周假期最后一天的国内机票票价高达1227元,较平峰票价上涨了65.8%,而2018年春节黄金周期间国内机票高峰平均票价较平峰票价仅上涨了8.8%。

为验证上述结论,记者向携程和同程艺龙数据部门调取了2017年-2020年几条热门航线价格对比,发现每个航线的价格上涨幅度颇大。

市场化改革另一面

春节机票涨得这么凶猛,显然不是航班供应不足所致。实际上2020年春运民航投入的运力为历年最高。

万向东称民航局允许国内各机场根据实际能力适度提升保障容量,航空公司根据市场需求科学预测旅客流向,统筹安排加班、包机和临时经营航班,深挖潜力,尽最大可能满足旅客出行需求。

国航商务委员会市场部总经理罗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为保障春运顺畅,国航拟在2020年春运期间加大航线运力投入,计划投入飞机运力431架,同比增幅1.9%,安排航班53974班次,其中新增加3173班次,同比增幅6.3%,提供座位1086万个,同比增加5.8%。

东航方面计划春运期间执行航班11.89万班次,同比增加6.11%,其中增加航班6716班;提供座位数量超过2000万,同比增加6.88%;运输总投入约329亿座公里,同比增长7.83%。

海航则表示会重点增加海口、三亚、广州、深圳等热门城市的航班运力,以及广州=西安/三亚/成都、深圳=三亚/郑州、海口=贵阳/珠海等热门航线班次,海航相关负责人称预计加班超过600班,运输旅客480余万人次,日均运输旅客达12余万人次。

万向东透露,截至1月8日,民航主管部门已经收到了航空公司春运期间申请的加班共计17600班,其中国内含港澳台是14656班,港澳台航线是804班,国际航线2140班。他表示后期各航空公司还将陆续增加或者调整一些航班。

既然不是航班供应不足,春运机票价格为何比往年还要高?“造成这一差异的原因主要是今年春节假期较早,探亲流、务工流及旅游人群高度叠加,客流密度大幅增加,出行需求相对更为集中。”柴莹辉表示,春节黄金周期间选择乘飞机出行的消费者最近两年一直保持着8%以上的增速,需求的快速增长是根本原因。

2017年以来机票价格涨幅波动剧烈,也与民航价格改革不无关系。

我国民航国内旅客运价从1992年起经历了从政府严格管制到逐渐放松管制的多年探索,2004年国家发改委和民航局发布了《民航国内航空运输价格改革方案》,就基准票价水平、境内外销售票价并轨、票价浮动幅度、市场监管特殊群体优惠等多方面进行了改革。随后准许各航空公司于2010年在国内航线头等舱、公务舱实行“市场调节价”,2013年、2016年《中国民用航空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完善民航国内航空旅客运输价格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关于深化民航国内航空旅客运输票价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相继出台,2017年底,国家发改委、民航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民航国内航空旅客运输价格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放开了部分航线的定价权,进一步放宽了市场调节价航线的范围。

此前便有专家认为,在民航局控制航班增量、时刻收紧,运力供给紧张共同作用的背景下,放开价格管控,淡季也许影响不明显。一旦到了旺季,民航票价弹性和利润弹性将非常大,机票价格或将出现明显增长。

京沪航线两年三涨便证明了这一观点,从2020年1月1日起,东航、国航等多家航空公司京沪航线经济舱全价票价格将上涨10%,这已经是京沪航线自2017年以来第三次涨价。经过去年6月份、12月份两度涨价之后,机票从1240元涨到1480元,如今机票价格再次上涨,高达1630元,加上机建燃油总共要1680元。

而即使并未提价的航线相较于平日的大力折扣在春节期间也几乎都恢复原价,需要从广州返回恩施的易女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由于春节涨价严重,她不得不购买了1350元的全价机票,而平日促销机票一般只需500元不到,且这个航班并非直达,中途需经武汉停留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再飞恩施。据记者调查,目前同样一趟航班,从1月15日起已经没有经济舱,只剩少数公务舱,票价达657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