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客服热线:400 888 9966

您当前位置:旅程天下网 > 旅游攻略 > 机票知识 >

“非典”记忆:疫情冲击下的中国民航

旅程天下 发表于:2020-01-22 14:00

2002年末的中华大地上,一个叫SARS的不速之客出现了。

SARS疫情在2002年12月15号诊断第一例,到2003年2月10日,广东共305例,并开始在有蔓延的趋势。

3月 12 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 SARS(非典)全球警报。

但此时,中国民航发展势头却依旧迅猛。

2003年第一季度,中国民航运输总周转量、旅客运输量和货邮运输量分别比2002年同比增长17.8%、14.1%和15.1%。

正所谓隔行如隔山,大多数民航从业者都没有意识到到疫情将会带来的影响,普遍乐观的认为当年完成年运输总周转量同比增长16%没有丝毫问题。

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 SARS(非典)全球警报,此后情况急转直下。

4月下旬,国务院果断决定将非典型性肺炎列入我国法定的传染病进行依法管理,从4月21日开始,将原来五天公布一次疫情改为每天公布一次,和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接轨。

由于疫情影响,全国出行人数大幅下降,中国民航也在这时开始面临直接冲击。

4月20日以后,民航旅客运输量开始直线下跌,整个4月我国民航完成民航旅客运量0.06亿人,旅客周转量91.37亿人公里,同比下降25.7%和17.1%。

到了5月,SARS疫情对民航客运的影响到达顶峰。

为了防范疫情传播我国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包括取消“五一长假”,不提倡组织跨省市旅游,“五一”期间机票全额退款等。

国际方面各相关国家政府都在采取措施以防止SARS的进一步蔓延,泰国,新加坡,越南,约旦等数十个国家对中国入境旅客采取入境隔离等防疫措施,许多国家取消对中国的商务活动和旅游活动。

甚至国内部分城市也一度规定凡从疫区来的旅客隔离14天。

上述行为导致5月旅客出行信心和意愿到达冰点,民航客运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

五月第一周,中国累计航班班次同比下降61.1%,完成客运量34.4万人,同比下滑81.2%,其中国内航线、国际航线和港澳地区航线航班班次分别下降59.3%、69.7%和80.6%,完成客运量分别下降80.6%、84.5%和88.1%。

深圳机场甚至创造了日客流3千人的历史最低记录,整个5月份我国民航旅客运输量下降78%,整个第二季度,我国民航旅客运输量同比下降48.9%,比2002年同期减少旅客约1000万人。

当时,中国民航刚完成整合不久,三大航基本定型。相对其他航企,民航三大航空集团由于国际航线比重较大,因此业绩受到的冲击也更为明显。

根据当年民航公报,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前三季度累计亏损8.2亿元,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前三季净亏损11.93亿元,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前三季度净亏损7.829亿元。

三大航在2003年前三季度,成功亏掉了28个2016年王总口中的小目标。

民航一时间犹如进入生死存亡的奋战关头。

南方航空从5月起取消正处级以上干部全部奖金,其余员工月奖金扣除50%,先后停飞了所有波音777客机在内的约30%客机。

由于民用航空业受打击过于重大,客运业务濒临崩溃,为减轻疫情影响缓解民航业严峻形势,国家也开始采取一系列扶持政策。

5月11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出通知决定民航业在2003年5月1日至9月30日期间对民航的旅客运输业务和旅游业免征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费。

5月23日起,凡乘坐南航、东航、上航的旅客由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承保“航空承运人非典型肺炎(SARS)责任保险”。全年国家免征民航基础设施建设基金23.3亿元,免征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附加等税金14.3亿元。

好在,随着全国卫生机器启用,非典型肺炎(SARS)蔓延情况也得以遏制。

5月29日,北京非典新增病例首现零记录。6月1日,卫生部宣布北京市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挥部撤消。6月14日,WHO解除对河北、内蒙古、山西、天津的旅游警告。6月20日,小汤山医院最后18名患者出院。

6月份以后,随着疫情缓解,在行业振兴措施促进和国家政策扶持下,国内航空运输量开始恢复。

到12月,国内航线航班量已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而国际航线也达到去年同期的80%~90%。

航空公司终于开始缓过气来。

颇有象征意义的是,南航波音777客机重启复飞后的第一个航班就是接回广州第一军医大学赴小汤山医院抗击SARS第一线的医务人员。


数据来源:中国民航局《中国航空运输发展报告(2003/2004)》

根据中国民航局数据,2003年全年民航业完成旅客运输量8759万人,同比增长1.9%。

“非典”结束后,不少民航人回忆起当年的日子还心有余悸,刚开始迅猛发展的中国民航,差点就倒在了那一场“战役”中。

多年过去,中国疫情防控水平已经大幅提升。但是,此次肺炎疫情爆发时间点正值春运高峰时期,显然也会对中国民航提出更高的要求。

从旅客运输量到民航从业者身心健康两方面看,2020年初,中国民航面临挑战。